珍娱客>历史>「知青往事」军马场怀旧>正文

「知青往事」军马场怀旧

历史2022-02-12797 次阅读

军马场怀旧

原创:杨坚民

我们这些马场第一批建设者,也被遣散或分配到其他地区和单位工作,但在马场的这一段特殊经历,还是值得留恋的。

无情洪水桥垮断,
雪域计划行改变。
天路更具艰险性,
留道故事慢慢谈。

汽车飞奔,从富县抄近路直插甘肃去西宁。中途正好路过我曾经工作了一年,后解体的延安军马场。

「知青往事」军马场怀旧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解放军总后勤部一位首长大笔一挥“葫芦河以东,洛河以西建军马场”,就仓促上马。该范围称任家台地区。任家台人烟稀少,山高林密,沟壑纵横,在黄土高原上,这里是难得的环境气候优良,原始森林植被茂盛。显然在这里建马场就是冲此优势而来的。马匹是要吃草的,对植被有严重的破坏作用。如果在广阔无垠的草原上放马,通过草场有计划迁徙,这个问题会很好地解决。但在草滩植被与树林之比相对较小,狭窄的山沟沟里,人吃马嚼对环境势必要造成严重的破坏。

1971年9月,总后西办203部队,从陕北插队的知青中抽调了300名建设者,做为部队编外人员充实到马场,我是其中之一。

「知青往事」军马场怀旧


建场不久,就突显森林毁坏的严重后果,地方上有良知的干部发现问题十分痛心,克服重重阻力向上级反映,马场的建设被及时叫停。我们这些马场第一批建设者,也被遣散或分配到其他地区和单位工作,但在马场的这一段特殊经历,还是值得留恋的。近50年了,没想到又能够旧地重游。

原马场场部对面现正在兴修通往甘肃的高速公路。场部门口大理石门基上,如今端端正正写着“任家台林场”的牌子,原马场痕迹很难寻觅。

小卖部前几位老者正在晒太阳,我走过去想和他们攀谈。没想到,一幅熟悉的面容出现在眼前,这不是王兆南吗?!几十年没见了,他居然还生活在这里。对方也认出了我,我们双手紧握,激动万分。

「知青往事」军马场怀旧


我在马场食品加工厂当会计时,他是面粉加工车间的主任。我们关系很好,没想到50年后又能在这儿重见。他比我大十几岁,是当年从甘肃山丹军马场支援这里建设的老职工。现在从表面看,精神状态非常好,而且不显老。看来还是深山老林环境优良,空气新鲜养人啊!

我指着林场大门问他:“这里不是原马场场部吗,怎么对面的养鱼塘不见了?”记得当年我还骑马在鱼塘边照过相呢。

「知青往事」军马场怀旧


“修高速公路把养鱼塘给填了。”

我觉得非常可惜!鱼塘很大,那时候这里景色宜人,下班后职工们常在鱼塘边休息聊天,我们年轻人就经常在这里游泳。

“从马场摘牌后,先后两次换牌,第一次叫做任家台农场,又改成了现在的林场。”他介绍说。

「知青往事」军马场怀旧


从三块牌子的变迁,可以看出人们对环境意识变化的过程:办军马场纯粹胡来;办农场开荒造田水土流失也不可取;办林场才能有效地保护这片森林生态环境。

和王兆南合了影,向他告别,匆匆赶路。

这次旅行计划,全部围绕着主要目的地:去西藏而考虑的。驾车进藏的最佳时间:每年4月—5月和9月—10月。其它时间或者是大雪封山,或者是暴雨滂沱,都不利于普通自驾游。本着旅游尽量不走回头路的原则,走成熟的自驾游路线:川藏南线(成都至拉萨)公路进藏,回程走青藏(拉萨至格尔木)公路。然后就近到青海、甘肃、新疆等地旅游后返回北京。然而计划跟不上变化。

黄陵旅游后本应翻越秦岭去汉中进四川,从成都向西,跨横断山脉到拉萨……。显然不应该经过任家台地区到甘肃。

「知青往事」军马场怀旧


出发前,我几乎每天都要浏览青藏高原自驾游官方网站,对天气和各方面信息,尽量了解全面。那些日子川藏公路沿线连续暴雨不断。8月17日前方噩耗传来:川藏公路交通要道通麦天险的排龙大桥被泥石流冲垮,全线通车至此中断,大量的自驾游客滞留途中,有的放弃旅游原路返回,有的绕道走道路破败,路途更加险要拥堵的川藏线北路。

又传来欣慰的消息,武警部队正调集优势兵力抢修水毁桥梁。我祈祷着:离我们出发还有20多天,这么多部队在抢修,到时候应该能够通车了。没想到正在抢修中的桥梁,再次被洪水冲垮!人常说:出门儿难,出门儿难!我们还没出门儿就出师不利呀,看来准备近一年的出行计划就此而泡汤了,真是心里不甘啊!

9月1日开学,为使去拉萨和林芝地区的孩子们按时到校。武警战士冒雨用型钢焊接了只能通过一个人的临时桥。视频中看到:武警战士背着孩子,在湍急的河流上行走,到对岸又淌着没膝的积水把他们一个一个送到接驳的汽车上。

又息:2015年是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成立五十周年大庆,10月1日将进入庆典高潮,届时中央将派出高规格的代表团参加庆典活动。在大庆之日,重要的进藏公路不能中断,很多藏族代表要通过它去拉萨参加庆典活动,必须抢修通车。

看来只有改变原计划倒着走:先去青海、甘肃、新疆旅游,等待桥通了再上高原。就这样赶来赶去,通车时竟走到了昆仑山脚下!

「知青往事」军马场怀旧


从来没有想过,也确实不敢想,要走这条号称中外全部8条进藏公路中,最难走的一条——新藏线。从新疆叶城0公里出发到达拉萨2518公里。

我们三个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单车独驾,走上了全世界最高的219国道,乃是真正的“天路”!整个行程都在4500米以上,翻越十多座5000多公尺的雪山垭口,最高点是红土达板海拔5380米,路况破败行走难度大,周围几百公里没有植被,氧气更为稀薄,穿越几百公里的无人区,经过著名的死人沟,这里旅游团队极少到达,大部分路线都没有通讯信号。超常极限,我们过来了!克服重重困难,我们胜利了!

《西部游记》是按照旅游时间先后次序写的。行走在新藏线和川藏线是整个旅程中最为不平凡的故事,我将在有关续集中重点介绍给大家。

「知青往事」军马场怀旧

作者:杨坚民,北京第二十九中学初六七届毕业生,1969年1月赴延安地区延长县交口公社驮步大队插队,1971年10月抽调到延安军马场任会计,回京后在北京光华染织厂工作,现已退休

来源:30号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