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娱客>健康>岁月如歌丨儿时的面食>正文

岁月如歌丨儿时的面食

历史2022-05-150 次阅读

文/江浙一兵

岁月如歌丨儿时的面食

我的家乡在扬州里下河地区,那里水网密布、河流纵横,湖荡星罗棋布,是典型的鱼米之乡、苏中水乡,主食以米饭、稀饭为主,面食作为辅食,只是偶尔调剂而己。

在我的儿时记忆中,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农村,生活还比较艰苦,大米饭不是每顿都有得吃的,早晚两顿稀饭,午饭吃米饭,有时也会做一些面食调剂一下生活。

我们家那时有6口人,我们姊妹4个都处在长身体能吃饭的年纪,有时做一顿面疙瘩或手擀面条,一个人要吃好几碗,一顿饭吃上半斤米饭很正常,因为那时人们的饭量大,主要是肚子里没有油水。

岁月如歌丨儿时的面食

我们家6口人对面食有两种喜好和口味,父亲和我兄弟俩不喜欢吃面条,尤其是父亲一吃面条就会愁眉不展,没少同母亲拌嘴,我们最喜欢吃的是面疙瘩和年滋饼、年糕,而母亲和我的两个姐姐最喜欢吃的就是面条,哪怕顿顿吃,都不会吃厌,可谓是无面不欢。

为了平衡全家人的口味和喜好,我们家常常是面汤锅里煮年滋饼或年糕,父母都能相安无事,大家吃得也是心满意足。早饭吃粥时,摊干面饼这是全家人共同的口味,在面饼上如能打上两只鸡蛋,那是绝对的美味。

记得有一段时间,家中几乎揭不开锅,只剩下很少的一点面粉,母亲发起愁来,午饭到底该如何解决呢?母亲最终把仅剩的一点面粉,用面盆兑水搅成稀面糊状,在锅里加入了许多青菜,面糊倒入热锅中用筷子搅匀,算是应付了一顿。

岁月如歌丨儿时的面食

吃面糊涂时,偶尔也能吃到很小的面疙瘩,那也是一种小小的口福。吃面糊涂不当饱,易于消化,没一会儿肚皮会饿得慌,没法子只能到菜地里摸个梢瓜或黄瓜充饥。父母对粮食十分珍惜,吃完面糊涂的碗,会同舌头添干净,不会有一点浪费,碗几乎不用洗。我也试过用舌头舔碗,总感觉那时舌头不够长不够灵活,怎么也舔不干净。

在儿时一家人能吃上韭菜馅的肉饺子,那一定是在过年过节或家中来客人的时候,全家人为了一顿饺子,会忙上小半天,割韭菜整理洗净切碎,把少得可怜的半斤多肉剁成肉沫,由母亲用盆子搅成饺子馅,两个姐姐忙于和面擀饺子皮,一家老小齐上阵动手包饺子。调皮的我们会刻意在一只饺子里包进2分钱硬币,饺子煮好起身装到各自碗中,谁能吃到就是最大的幸运,欢乐的笑声会倾刻间在堂屋中弥漫开来。

自从我18岁离开家乡后,尽管哥姐也会给我带来家乡的面食年滋饼等特产,但再也吃不出儿时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时那种鲜美欢乐的味道,所有的美好都停留在了我儿时的记忆中。

岁月如歌丨儿时的面食

完稿于2022年5月15日弁山脚下。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