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娱客>娱乐>闲谈厉曼婷的《笑红尘》和《醉拳》及其国粤语两版的对比>正文

闲谈厉曼婷的《笑红尘》和《醉拳》及其国粤语两版的对比

历史2022-08-060 次阅读

上次聊了厉曼婷在94版《倚天屠龙记》中的两首金曲。其实还有两首和她有关的歌曲也频频作为背景音乐出现在电视剧中,但只有曲子,没有歌词,那就是《笑红尘》和《醉拳》。这也很正常,毕竟这几首歌的版权都在滚石手里,而电视剧的音乐制作方也是滚石。

巧合的是,这两首歌都有国语和粤语两个版本,歌词也不同,正好可以当做厉曼婷填词功力的比较。

闲谈厉曼婷的《笑红尘》和《醉拳》及其国粤语两版的对比

《笑红尘》的国粤语歌词对比

闲谈厉曼婷的《笑红尘》和《醉拳》及其国粤语两版的对比

《醉拳》的国粤语歌词对比

很明显,国语版的歌词比起粤语版的要高明很多,粤语版的在普通话的语境下显得不太通顺。

比如 ”眠后醉醉后眠,眠后再醉又眠,岂求什么。“ 更像是句顺口溜,啰嗦无味;而”人生丑丑好好,不见更好“ 略觉莫名其妙,有凑数强行押韵之嫌。

不过通常粤语版要早于国语版,所以粤语版起码有抛砖引玉之功,很明显厉曼婷是在粤语版的基础上做了改良,从而让这首歌脱胎换骨。传说厉曼婷在咖啡馆只花了半小时就把《笑红尘》写出来了,我觉得是因为有了粤语版的借鉴。

《笑红尘》能被称为武侠歌曲中前三的巅峰之作,能和《沧海一声笑》分庭抗礼,很大程度上是仰仗了厉曼婷的词,如果只有粤语版《做个真的我》,估计很快会被人遗忘。而且,《做个真的我》的歌词很容易让人联想为东方不败对自己身份和性别的迷茫,哪个是假我,是宠爱雪千寻的东方教主?哪个是真我,是倾心令狐冲的”诗诗“?和“痴情最无聊,爱恨一笔勾销”一比,高下立判。

闲谈厉曼婷的《笑红尘》和《醉拳》及其国粤语两版的对比

”三笑“中另外那首《只记今朝笑》就显得平平无奇了,虽然我最喜欢这第二部《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这部电影在1993年被批评为圈钱的狗尾续貂之作,最让人印象深刻的除了这首《笑红尘》,恐怕只剩林青霞和王祖贤绝世容颜了。当年票房不佳,只排在第31位;如今口碑翻红的李连杰的《倚天屠龙记》位列第29,《青蛇》更是远在第40名,只能感叹当年神仙打架,佳片云集,如今什么烂片也能破亿。

闲谈厉曼婷的《笑红尘》和《醉拳》及其国粤语两版的对比

至于《醉拳》,国语版中那句“棒打老虎鸡吃虫,鸡吃了虫,它变成龙。”困扰了我多年,不知何意。后来才知道,“棒子老虎鸡”是一个传统的行酒令的游戏,类似于“石头剪刀布”。棒子、老虎、鸡、虫,一物降一物。两人同时口喊“棒子老虎某某”“某某”可以是棒子、老虎、鸡、虫任意一物。如果某人喊出的可以克制对方,那么对方就输了,得喝酒。

至于鸡吃了虫,为什么就变成龙?不明白,也许是凸显酒后的胡言乱语吧。在粤语版中则是”拳打脚踢,南北西东,打完老虎,我变咗成龙“,这样就好解释了,突出了醉拳的”拳“字,少了国语版的醉意。

闲谈厉曼婷的《笑红尘》和《醉拳》及其国粤语两版的对比

值得指出的是,《醉拳》的作曲是李偲菘和李伟菘兄弟,也是《你给我一片天》的作曲。这对新加坡双胞胎实乃业界大佬,作品也是脍炙人口。

闲谈厉曼婷的《笑红尘》和《醉拳》及其国粤语两版的对比

《笑红尘》的洒脱豁达,《醉拳》的醉中有义,国语版歌词在境界上要高出粤语版一筹。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 厉曼婷的词也许就是这种,有了这看破红尘,拈花笑佛的境界,才会妙笔生出那么多名句,让我们这些还在浊世里翻滚的俗人传唱感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