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娱客>景区>八千里路云和月,我们终会越过浅浅海峡-再忆台湾行>正文

八千里路云和月,我们终会越过浅浅海峡-再忆台湾行

历史2022-08-060 次阅读

曾几何时,对面的他们也曾幻想着我们的八千里路云和月,我们也曾盼望着冬季去台北看雨,而只不过短短几十年,两岸的关系已经倒退到几乎要兵戎相见的地步。

几年前踏上台湾那片土地的时候,我承认自己是带着某种猎奇和怀旧的心情。这种心情很复杂,因为它就像是我们的碎裂的记忆,又像是一面完整的镜子。

那时候,飞机是从香港起飞,在几万米高的太平洋上空往下看的时候,突然有种感慨,其实我们这几片曾经分离的土地都是被这一片海所连接,而这片海一直见证着我们彼此的起起落落、分分合合。

八千里路云和月,我们终会越过浅浅海峡-再忆台湾行

台北的车站,是分手好地方

平心而论,无论是台北的夜市、阳明山的夜景、九分的芋圆、花莲的清水断崖等等都十足的一般,仿佛都只是盛名之下 其实难副,但是在那段旅行的日子里,接触到了很多的普通人,会让我觉得这个岛上的人们,比我们想象中更加平和和豁达。

住过两次民宿,其中一次是在花莲。老板是一位小姑娘,大概不到20岁的样子,有点黑黑的皮肤,独自一人在跑上跑下,从一楼到四楼,从四楼到一楼,招呼着其他客人,为我们准备着冻柠茶。特意抽出时间跟我们这群大陆游客聊天,言语中似乎带着某种沮丧。

因为她一直很想来大陆工作,但是由于是独生女的关系,父母坚持要她留在台湾。她总是在追问我们大陆的各种问题,房价、薪水、食物等等,当我们谈到一些政治话题的时候,她却很聪明地一一回避,言语之中总是很惋惜,一直在说花莲是个小地方,要是没了自由行的客人该怎么办?(当时自由行政策因为蔡英文政府不承认九二共识而即将要取消)

八千里路云和月,我们终会越过浅浅海峡-再忆台湾行

安静的小城花莲

第二次住民宿是在台北,老板其实是个不知名的歌手,房间贴满了他与台湾娱乐圈一些名人的合影,热心地招呼我们去吃早餐之后,又泡了乌龙茶,一直记得他骄傲地说:这是我们台湾才有的玉山乌龙茶。说实话,这茶,如同台湾的食物一样寡淡。但茶淡归淡,大男孩对待客人则是非常地诚恳。交流之中,同行的朋友会试探问一些政治方面的事情,而他总会聪明地回避。

还有在中埔开店的可爱阿嬷,向我们这群大陆客人热心地介绍她年轻时候曾经也是个名气不小的演员,拉着我的手一直要给我看她年轻时候的照片。然后说起一些往事,说到现在在中埔安心卖着茶叶蛋和日本冰,当有人开茶叶蛋的玩笑时,她笑哈哈地说那是电视上面的人乱讲的,同座的几位台湾阿姨也凑过来跟我们分享她们曾经游历过大陆的城市和乡村,大家熟络了之后开始互相揶揄,同行的朋友又开始问起政治方面的问题,阿姨们笑哈哈地避而不答。临行前阿嬷送给了我一只小金牛手办,希望以后要是有机会要我们还去台湾游玩。(不知道阿嬷是否还健在?我们还有没有机会去台湾?)

八千里路云和月,我们终会越过浅浅海峡-再忆台湾行

中埔阿嬷的店

而在台北遇到的一切,让我觉得台湾的确是一个比较“多元”的地方。比如,我会在西门町看到不同团体的旗帜(或独或统)飘扬,凯达格兰大道有妈祖花车游行,市政厅门口有不同组织大声地表达诉求,而大家都视若无物、习以为常,匆匆赶自己的路。

最让我感动的是在101下面竟然有一群挥舞着五星红旗的老人,当我向他们竖起大拇指的时候,举红旗的老爷爷向我敬了个礼,那一刻有一点泪奔。

台湾像是一个拼凑的社会,各种文明都能在这里找到痕迹,在供奉着妈祖的天后宫,在耍着花枪的中正纪念堂,在各种大陆城市命名的街道,在能找到繁体中文绝版书的的诚品书店,在临街临铺都是川湘菜馆和日料店,似乎角角落落、随时随地都在提醒着我们每一个人这里发生过的一切。

八千里路云和月,我们终会越过浅浅海峡-再忆台湾行

绝版繁体中文书籍

曾几何时,对面的他们也曾幻想着我们的八千里路云和月,我们也曾盼望着冬季去台北看雨,而只不过短短几十年,两岸的关系已经倒退到几乎要兵戎相见的地步。

洋人挑拨,绿蛆当道,同室操戈,民族之痛,所有这一切,最终都要普通百姓买单。对面的他们不解为什么我们总是发出愤怒的嘶吼,我们很多人也总不解为什么他们总想着挣脱。

以后,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如果有谁不相信这个历史规律而去挑战,执意要割断血脉亲情,那么这群人应该一定受到历史的审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