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娱客>景区>诺曼外堡礁——《澳新之旅》>正文

诺曼外堡礁——《澳新之旅》

历史2022-08-060 次阅读

“冒险者号”离开绿岛,在海上航行了一个多小时便来到了诺曼大堡礁。

大堡礁是世界上最大的珊瑚礁,是世界七大自然景观之一,也是澳大利亚人最引以为自豪的天然景观。大堡礁全长二千多公里,总面积达8万平方公里,有无数的珊瑚岛和大陆山脉沉降后形成的小岛,景色优美,景致变化无穷,栖息着400多种海洋软体动物和1500多种鱼类,其中很多都是世界濒危物种。

大堡礁分为内堡礁和外堡礁。所谓内堡礁,是指朝向陆地一面,距离海岸较近(20-30公里),海水较浅处由珊瑚形成的海岛或海礁群。外堡礁一般指距离海岸较远(40公里以上),面向深海的珊瑚礁群。这里由于面临海沟,海水较深,水质最为清澈,鱼和珊瑚的种类繁多。晴天时水底的能见度一般可达20米深。

诺曼外堡礁——《澳新之旅》诺曼外堡礁——《澳新之旅》

(2017年3月8日,乘船前往澳大利亚凯恩斯诺曼大堡礁。)

其实,诺曼大堡礁都在海底,并不浮出水面,只是人们在海沟里搭建了一个浮动平台,以供游船靠岸和人们游玩。诺曼大堡礁多功能浮台建在诺曼大堡礁边缘,分水上和水下两层。水上部分包括能遮风避雨的天篷,供游客休息桌椅板凳,更衣室,淋浴设备,各种旅游活动服务台,游泳安全监控台等。水下部分包括潜水培训平台,海底漫步平台,半潜艇码头、深潜区、水下观赏厅,儿童游泳池等。由于环保要求,厕所都设在船上。

诺曼外堡礁——《澳新之旅》

(2017年3月8日,澳大利亚凯恩斯诺曼大堡礁的救生船。)

在开往诺曼大堡礁的游船上,关导反复说,到平台后要先抢占桌子吃饭,而后自由活动,她并没告知我们如何安排活动。一到平台,梅与老王、老田便抢占了桌子,并自助了好多吃的,结果在吃饭上浪费了很多时间。吃完饭,我们要浮潜,但没带泳衣,我到游船上以每人20澳元租了两套贝母泳衣,并系好救生衣,戴上目镜和呼吸管,经保安检查后,方才沿着扶梯下到海水里。扶梯的海水下是一层钢网,也算个不大的平台,主要是让泳者歇息的地方。老韩一家三口早就跳入水中,但老田总被海水呛着,也不敢游向远处,害的老伴和女儿围着她不住的劝其勇敢些。

诺曼外堡礁——《澳新之旅》诺曼外堡礁——《澳新之旅》

(2017年3月8日,在澳大利亚凯恩斯诺曼大堡礁的平台上。)

我披挂整齐,跃入水中,来回游一圈,方才将头埋入水中。蓝色的海水晶莹透亮,身下是一道深深的沟,平台与船儿就扎在和停靠在沟中。不远处是道宽宽的缓缓的沟沿,沟沿上珊瑚丛生,五彩斑斓,仿佛一个神奇的世界展现在面前。我匆匆一浏览,急忙浮出水面,两下划到钢网平台上。梅仰着头正与没下水的老王说的起劲,我急忙劝道:“快下水吧,太漂亮了。”老王举着录像机,让我们抬头望她,满足她录像的欲望后,我将梅拖入水中。

梅是不太会游泳的,但胆子还算大。她低头潜浮,总从吸管内吸入海水,呛得她不断咳嗽。我反复告知她要领,她试探几次后便被海水里的景致吸引了。虽见梅会了潜浮,但总不放心,我潜入水里一会,便探出头来寻她。有时见她趴在水面上好久不动,急忙游过去将她托起。只见她一抹脸上的海水,惊奇说:看清了,太漂亮了。见她无事,方才拉着她向远处游去,去看更精彩的珊瑚礁。

浮潜是一种很惬意的事情,身裹泳装,头戴玻璃镜,口噙吸管,脚蹬鸭蹼,平身趴在水面,身体随着海水自然起伏,头埋在水中,睁大眼睛观看海里的世界。

深深的海沟底部灰蒙蒙的,光线由低向高渐次明亮,顶端金黄黄的一片殿堂。岸边的深处长出棵棵巨大的珊瑚树,珊瑚树躯干粗壮,虬龙虎张,弯直任然。躯干上高低错落地生出许多枝条,枝条长短不一,舒朗有致。那些珊瑚树有蓝有紫有灰,上下高低随着阳光照射渐次深浅变换着颜色。那些珊瑚树有高有低,树冠有大有小,枝条有茂有稀;那些珊瑚树上缠绕的不是叶片,而是五彩鱼儿绕来绕去,穿梭出动感极强的锦绣画面;棵棵珊瑚树错落有致地长在陡峭的海沟壁上,棵棵勃发昂扬,枝枝生机向上,争跃海而出,欲横空夺目。海沟壁上还攀附着许多奇奇怪怪的珊瑚,有的如磨盘,圆圆的;有的如立柱,圆鼓笔直;有的像群羊,相拥而行,头颅高昂;有像白云,状不可言,飘荡在珊瑚树间。总之,众珊瑚百形百态,千奇千幻,万姿万色;让人看不完,瞧不够,盯不厌,顾不烦;逗引的心弛意滞,流连忘返。

在海水里趴久了,终于抬起头来,四处寻找梅。梅仍趴在海面,久久不愿起身。我游到她身边,拉起她,示意去休息下。漂浮平台外设有浮漂,游客只能在浮漂内潜浮观景,救生员坐在高高的平台上,对那些企图越界的游客大声提醒着。海水里潜浮的游客并不多,也许是不适应,也许是去参加其他项目了,与刚来时人声鼎沸、噗噗通通下饺子比冷清了许多。我指着远处说:那里也许更好看些,去看看。

诺曼外堡礁——《澳新之旅》诺曼外堡礁——《澳新之旅》

(2017年3月8日,在澳大利亚凯恩斯诺曼大堡礁的平台上准备下水。)

再次入水,朝着远处游去。远处是沟顶,沟顶平平的,很浅,有的没人高。沟顶与沟壑已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了,这里阳光灿烂,没有一丝阴暗,海水里金灿灿的辉煌一片。身下的珊瑚连着珊瑚,漫无边际的远远铺开,伸向远方,赤橙黄绿青蓝紫,各有各色,杂糅点缀,炫目刺眼。身下的珊瑚都不高,触手可摸,立可居顶,珊瑚形状各异:如牡丹,花开雍容,富丽堂皇;如秋菊,窈窕淑女,婀娜多姿;似沙漠玫瑰,疏枝不蔓,花开点点;似观音莲,团圆别致,叶瓣丰腴;像三角梅,丛丛缠绕,清新雅淡;像月季花,层层叠叠,姹紫嫣红。珊瑚距离人很近,如此观看格外详尽清晰,点点滴滴看的格外分明。

珊瑚里间或游来一些彩色鱼儿,穿插左右,上浮下戏,摇头摆尾,让人格外心怡。用手轻轻滑动海水,让身子慢慢前移,让奇景丽物慢慢后退。睁大了眼睛静静的看,静静的瞧,欲壑难平的大脑快速复印着浩渺景色,生吞活剥、压榨捣碎,搅拌在脑浆里。来来往往,徘徊徜徉,身儿轻轻的,眼睛满满的,心里饱饱的,览世界奇景的满足与惬意立刻麻筋软骨,洋溢全身,乐淘淘直至心满意足方才上岸。

上的平台,老王急急告知最后一班半潜船将要开了,急忙排队,可到了跟前,工作人员说不能穿泳衣乘坐,待到换好泳衣,船已开了。梅懊恼不已,我却淡然,转身又跳入海中潜浮看珊瑚去了。

待到上船时间,我方才尽兴上了平台。梅仍在埋怨,我说坐那海底船隔着玻璃看景色,真的不如潜浮看景色。梅说可以拍照,我说拍出来也是不清晰的,梅始终不信。直到老田、老王归来,说没甚意思,梅方才没了遗憾。

在诺曼外堡礁是有各种形式观看珊瑚的,但真正能清晰的、直观的、比较大范围的、自由的欣赏珊瑚还是潜浮。少了潜浮,便少了观景的近距离与情趣。

诺曼外堡礁——《澳新之旅》诺曼外堡礁——《澳新之旅》

(2017年3月8日,乘船从澳大利亚凯恩斯诺曼大堡礁返回。)

船笛长鸣,催促游客登船。船上的广播里要求游客待在原地,等候船员查人数。原来,游船拉来多少游客,离开时是要清点的,不能将游客遗留在浮船平台上。清点完人数后,“冒险者”号缓缓离开美丽的诺曼外堡礁,划开蓝盈盈的海水,向着“绿岛”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