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娱客>历史>读《资治通鉴》21>正文

读《资治通鉴》21

历史2022-08-070 次阅读

陈嚣问荀卿曰:“先生议兵,常以仁义为本。仁者爱人,义者循理,然则又何以兵为?凡所为有兵者,为争夺也。”荀卿曰:“非汝所知也。彼仁者爱人,爱人,故恶人之害之也;义者循理,循理,故恶人之乱之也。彼兵者,所以禁暴除害也,非争夺也。”

荀子的兵和陈嚣的兵完全是很不同的两个概念,甚至是相反。争夺,向来是暴力产生的源头,这恰恰是荀子所反对的。陈嚣仅仅是从动物性的本能来看待兵事,就像老虎出于饥饿而捕食猎物,出于性冲动而攻击同类一样。好一个争夺,即此可以看出陈嚣的小儿科来。然而,纵观我们人类历史,在这条道上仿佛是走得愈来愈远了,甚或有许多的理论加持,美其名曰真性情,或曰“宁要真小人,不要伪君子。”其实,人之所以为人,就是要克制自己许许多多的动物性本能,抑制自己这一方面的不利于他者的冲动。所谓“爱人,循理”是也。禁暴除乱,正是反击这些动物性的不良的一面,张扬人性这面猎猎大旗。在这一点上,荀子已然和陈嚣不在一个格局上,也不在一个层次上了。

一度时期以来,很大行于世的“狼道”哲学,或者满坑满谷的智慧谋略学说,即从陈嚣这个思路上展开的。仔细想想,人之为人,来这个世上一遭,不管成功也好,失败也好,就是要说些人话,办些人事的。如果我们单单地依照动物性的原则过此一生,那么,与禽兽的一生又何异呢。